公司已经取得ISO9001-2008质量管理体系认证;ISO14001-2004环境管理体系认证;OHSAS18001-1999职业健康安全管理体系认证,并获得“北京市高新技术企业”证书。
中文版 北京成宇化工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首 页 蛋鸡养殖
豪猪养殖首页
联系我们
地 址: 豪猪养殖首页
梦见老虎吃人 周公解梦
新手学习架设热血传奇各种问题解答
一个人的银行信息值多少钱?60元!——“内鬼”盗卖公民个人信息敛财路径起底
信达澳银转型创新股票(001105)基金经理
东兴证券:贵金属内外分化 基础金属飘红
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部署进一步加强儿童青少年近视综合防控
如何让毒蛇安全越冬 毒蛇越冬室科学建造
【推荐】五月,核桃树病虫害防治要抓紧
【砥砺奋进的五年·精准扶贫服务站】四川平武:酿“甜蜜事业” 闯脱贫新路
开车等于省油,日系混动车哪家强?雅阁锐混动PK亚洲龙双擎
  豪猪养殖官网怎么样 News
深喉爆料:陈义龙借关联交易套取ST凯迪资金 还有20亿藏在越南

深喉爆料:陈义龙借关联交易套取ST凯迪资金 还有20亿藏在越南

  项乾消息:  5月10日,*ST凯迪()被正式公布暂停上市。

由于2017年、2018年度财务均报表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依照暂停上市的条款,湖北生物质发电第一股指数线停止了波动。   随着债务危机爆发,*ST凯迪从全国知名的“生物质发电第一股”,成为负债累累的*ST股,并被暂停上市。   近日,项乾君(xiangqian066)获得数名接近凯迪决策层人士的爆料:*ST凯迪董事长曾利用海外工程项目将大笔上市公司资金转移至名下其他公司;其升龙项目隐藏了20亿元的投资款。   虽然项乾君无从判断事实真假,但经核实,此事的确有迹可循,如最终查实,对于*ST凯迪如今的困境,陈义龙将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那么陈义龙究竟是如何套取上市公司资金的呢?我们从*ST凯迪往年披露的多份年报中找到了线索。 而一切的开端,是一份来自兄弟公司,金额近27亿的分包合同。

  来自越南的27亿分包  *ST凯迪(曾用名“()”-“凯迪生态”)是湖北第一支上市的民企电力股。 2004年,陈义龙携阳光凯迪入主,自2009年上市以来,至2017年债务危机爆发前,上市公司业绩一直稳中有升。

  而导致债务危机爆发并暂停上市的主要原因之一,便是越南升龙项目出现了严重的资金问题。   2011年,阳光凯迪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武汉凯迪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迪工程”)接下了越南升龙EPC项目,合同金额亿美元。 而凯迪工程与*ST凯迪,此时同为阳光凯迪的控股公司,是名副其实的兄弟公司。

  同年12月,凯迪工程将升龙项目中设备采购、调试、培训分包给了*ST凯迪,分包合作总金额高达亿美元。

2016年5月,由于合同内容发生改变,双方又追加补充协议,金额为亿美元。   根据协议及补充协议约定,*ST凯迪分包到的工程款共计亿美元,按协议约定固定汇率折合人民币约亿元。   这笔大额工程款,对当年营业额亿的*ST凯迪来说,是一笔相当重要的收入。

2012年至2016年五年间,*ST凯迪来自凯迪工程的营收,总营收占比分别为%、%、%、%、%。 此期间*ST凯迪年报所披露前五大客户中,凯迪工程始终榜上有名。   如此看来,凯迪工程作为*ST凯迪的兄弟公司,可谓“有福同享”的典范。 当时谁也没想到,工程分包合同正是陈义龙为顺理成章从上市公司获取资金而布下的局。

  合同变更*ST凯迪倒贴亿  正在*ST凯迪坐收大笔工程款,上市公司总营收蒸蒸日上的时候,越南升龙项目的合同履行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情况。 2016年,越南升龙项目业主突然提出了更换锅炉等设备的要求。

  按照正常流程,合同内容发生变更,特别是合同金额发生变更时,应由合同双方共同完成对变化内容的重新核价,协商一致后签订补充协议。

然而,作为分包方的*ST凯迪却并没有参与这一系列的合同变更流程。

总包方凯迪工程直接与越南升龙项目业主对接,代替*ST凯迪完成了此部分设备采购。   通常在已经签订分包协议的情况下,即使需要总包方代替分包方履行合同,分包方为保护自身利益,也需要参与采购的核价工作。

但很显然在这次合同变更中,上市公司对于凯迪工程代为完成采购的成本报价,并没有什么发言权。   最终*ST凯迪需要支付的这部分成本金额为亿元人民币,占原分包合同总金额56%。 相当于除去应收分包款亿元人民币外,上市公司还需向凯迪工程额外支付亿元人民币资金。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算上分包五年间*ST凯迪所垫付项目成本,越南升龙项目的分包工程不但颗粒无收,反而赔了夫人又折兵。   值得注意的是,在越南升龙项目合同变更中,唯一的获利方正是作为总包公司的凯迪工程。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这家公司的董事长正是陈义龙本人。 而凯迪工程在此次合同变更中所采取的行动,看上去的确不合常理,目的可疑。

  从2017年起,*ST凯迪管理层应已察觉到越南项目的异常,而上市公司业绩洗澡、关联交易频繁也引起了证监会的注意,陈义龙加快了对剩余资金回收。   2017年,凯迪工程以越南升龙项目工程进度达到99%为由,要求上市公司尽快支付剩余款项。 然而据*ST凯迪核实:实际工程进度仅为88%。 截至2018年底,*ST凯迪对凯迪工程的应付款仍高达亿元人民币。   20亿投资款被隐藏  根据深喉爆料,越南升龙发电项目对外宣称的只是承包项目,但实际该项目均由阳光凯迪旗下相关公司实际拥有权属。

而陈义龙通过该公司隐藏了20亿元的投资款。   据称,越南升龙项目建造初期,投资金额预算为60亿元,注册资本金同样60亿元,但当地业主缺少资金,于是,阳光凯迪集团于2014年底和2015年初以凯迪工程承包工程的名义,内保外贷的方式向银行获得了约20亿元的贷款。

  其中,凯迪香港以新成立的孙公司香港港联控股投资有限(越南)公司的名义向()申请9700多万美元(6个亿)的保函,一年期;通过湖南某行出具亿美元的保函,2018年到期。   两个保函合计亿美金,大约20亿元人民币流向越南,充当了资本金。

此外,凯迪工程以总承包项目的名义再从国内银行贷款约40亿元。

  虽然升龙项目从上不属于凯迪工程,但实际上权益归属工程公司。   而当*ST凯迪债务危机爆发之际,陈义龙要求上市公司董事会决议将凯迪香港转让给阳光凯迪集团股东——新加坡ASIAGREEN公司,这意味着投资越南的20亿元将和上市公司脱离关系。

  因此,当*ST凯迪债务危机爆发后,陈义龙依旧不受影响,他可以陆续抽回隐藏在越南凯迪工程的资金,保持其生活开销,以及支付其他费用。   “隐形“实控人陈义龙  直至被暂停上市,*ST凯迪仍宣称不存在实际控制人。

但自从2004年阳光凯迪入主以来,陈义龙15年来一直牢牢掌控着上市公司,这在湖北资本圈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由于不满陈义龙对上市公司的绝对控制,2018年7月31日,上任不足一个月的董事长唐宏明愤然离职。 坊间传言,唐宏明在职期间甚至无法调阅上市公司账目,此事据说亦为陈义龙授意,曾为大学室友的二人也因此事彻底决裂。   据2018年上市公司年报披露,唐宏明卸任后已不在董事名单中。 而从2004年以来,唐宏明一直担任上市公司董事,难以想象唐宏明是带着怎样的心情离开了工作10数年的凯迪。

  据举报人透露,一度“消失”的五十七号次董事会决议,被以唐宏明为首的凯迪管理层用来试探陈义龙对上市公司的态度。

五十七号决议的内容是,全体董事集体通过了“东方前海重组方案“,而陈义龙直接否决了该决议。   唐宏明递交辞呈当日,陈义龙以唐宏明的名义召开了第五十八次董事会,引入了“中战华信”作为新的重组方。 正是这家中战华信当时已被媒体披露为问题企业,因此这个方案不但在董事会当场就遭到了股东反对,也在决议披露后引来了深交所的关注函。   目前*ST凯迪已暂停上市,相关部门已展开对上市公司及陈义龙的全面调查。

据知情人透露,现阶段“陈义龙涉嫌通过越南升龙项目套取上市公司资金”一案正在集中调查取证中。

【返回】